雞♪大三忙碌到咳血時期

刀劍廚一枚(#)陰陽師努力中♡

髭切x膝丸 髭切還願文(R18)

髭切x膝丸    還願文#

*內文有另一隻髭切,黑的(?
  就是因為沒有五萬內拿到髭切所以才設定一隻”審神拿不到的髭切”
*會處置這隻虐肝的髭切(?

*不要問黑髭切為什麼不在活動地圖出現

  就是因為他四處跑才撈不到啊(ㄍ#       

*肉(?!

以下正文開始,可接受再進行食用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"必須先刷真劍立繪!"

有聽沒有懂的情況,在審神者的詭異命令之下,和兄者共同一隊出陣。

 

「呀呀——!吾等乃源氏之重寶—!」

手持著刀子本體,像眼前的敵方砍過去,等級過低的兩人,即使砍的退敵部隊,但還是有機率受到攻擊。

「兄者,沒事吧!」     「嗯,沒什麼太大的問題唷。」

「嘖…這一代的主人怎麼這副德性…」

「哈哈哈,可能這就是…歡迎新人,的方式吧?」

「兄者啊……」面對自家哥哥樂觀的反應,只能嘆嘆氣繼續前進。

 

"唦唦唦——"

「這股氣息…兄者,要注意了!」

「那麼,該驅逐鬼了呢…」

 

負傷的身體,即使一對一的對峙,果然還是有些辛苦…

膝丸緊緊的握住刀柄,大聲道:

「如果我輸了…兄者的名譽也會受到牽連!!」

使盡全力地揮刀,將敵人瞬間砍成兩半;膝丸自己也不知道哪裡湧起的力量,等察覺到自己的衣服時,已經破破爛爛的了……

『這就是…所謂的真劍嗎?』無奈地抓抓頭,如果是這樣就可以不必再出陣、可以休息一下子了,兄者不知道有沒有順利真……兄者呢?

 

「兄者?」望了望四周,沒有敵人、也沒有兄者的人影,毫無反應,只是一片荒野。

「兄者…兄者不見了!!!!!?」糟糕糟糕糟糕糟糕糟糕要是這個樣子回去本丸…我會被審神者砍死也說不定!重點是兄者迷路啦兄者那個性格真是令人擔心啊啊啊啊啊——!

「兄者,您在哪裡?」膝丸內心無限的吶喊著,嘴上仍然對著空氣問話。

 

 

 

「在這邊唷。」

「兄者!」背後靠近的,是毫髮無傷、輕輕拉住披著的外套、從容的髭切。

「兄者!……您的傷呢?痊癒了嗎?」膝丸愣愣地看著眼前的髭切,剛才受的傷呢?要說痊癒的話,總不可能連劃破的衣服都縫合吧?

「嘛…這些事情,無所謂~」眼前的髭切笑咪咪的帶過了膝丸的問題,

「兄者啊!總之,現在該回去本丸了,不可以再走丟!」仔細地叮囑自己的哥哥,並邁開步伐。

「好唷~」

 

「不會再走丟唷,因為你會待在這裡……」

「!」

 

 

 

"鏗鏘——"

「兄者…您這是…在做什麼…」

「嗯~做什麼呢~」

膝丸持著刀,睜大眼睛看著剛才為了抵擋攻擊而飛出去的刀鞘…再看向手持刀子對向自己的髭切……

「你…你是什麼妖魔!竟敢附身於兄者身上!」

「真過分呀~」

血紅色的眼瞳直直地盯著膝丸,手也很從容地把玩著刀子,笑得開懷道:

「我可是你敬愛的哥哥唷,膝﹑丸。」

「!」

膝丸吃驚地望著眼前的髭切,他萬萬沒想到兄者會叫出他的名字。

「兄者記得我的……!」

 

"咻——"

 

「欸~別逃的那麼遠嘛,膝丸。」血色的眼睛微瞇著,嘴角上揚勾起漂亮的弧度,那是一抹溫柔美麗的笑——令膝丸發顫的笑……。

「不…你…你並不是…不是兄者…」膝丸的聲音明顯在發抖,手持著本體也一顫抖著,即使眼前的男人喊出了自己的名字,膝丸可以肯定,他不是髭切。

「哈哈哈,我是膝丸的兄者哦,膝丸的事情我都知道哦~」

「不!你並不是!」

像是在戰場般嘶吼的髭切;眼前笑的發狂的那個人,步步逼近著。

膝丸明白,他不是兄者﹑他不是﹑他並不是自己所認識的髭切…但是,若真是妖魔附身於兄者身上呢?該如何除妖…要用手上的刀往兄者身上斬去…做不到…他做不到……

 

「兄者!請您醒醒啊!」

「我一直很清醒唷?」

膝丸面對著眼前的髭切,只能防守、只能大吼;而髭切卻像發了狂似的,朝著自己猛烈的出擊,臉上的神情是嗜血的愉悅——

 

「膝丸的手腕,我收下了~」

「啊啊啊啊啊————」

 

 

 

一聲慘叫劃破天際,膝丸跪在地上﹑緊壓著自己手腕上的傷嘗試止血,原本右手上的刀,也因為傷口疼痛而鬆開且掉落在一旁,吃痛的神情令髭切爽快。

「膝丸的吼叫聲,真是不錯呀~」邪魅的舔舐著刀子上的血—那是膝丸的血。

「兄者……請醒醒…」面對著眼前持刀﹑抵住自己脖子的人,若是聲音能夠傳達到他的內心……

 

「那麼,要斬了唷~」

膝丸如同歷史上的處刑人一般,靜靜的﹑安分的被試刀,只是現在試的刀是髭切。

「兄者…我們又要……」

 

"鏘——"

 

「!」

「嘖,攪局的傢伙…」

「你是……」

「嗯~這個時候呢,是該說出戰的台詞吧,但是好像不是個好時機呢。」

「兄者!!是兄者對吧!!」膝丸狼狽地在搭救自己的髭切背後,哥哥的背影彷彿就是救世主的聖光。

「嗯~哥哥來了就可以放心了唷~嗯……弟弟的名字…?」

「兄者…是兄者……」

「呿,他連膝丸的名字都不曉得,你就認定他是你的真哥哥啊?」

紅色眼睛的髭切見膝丸感動落淚的樣貌,反感的咂咂嘴,手上的刀依舊指著途中攪局的髭切。

「來呀?」

「什麼……」

「把我的弟弟打成這副德性,你認為我會放過你嗎?」

髭切以冷靜的態度撿起了掉落在一旁的膝丸本體,手上也拿著自己的刀。

「活了千年的刀,這些都無所謂吧!」

像是失控的神靈一樣,那位髭切身邊產生了一絲絲的黑色氣息,朝著此處猛攻過來——

 

「弟弟被打到這種程度的話……可不能再說無所謂了!」

巧妙地閃開了失控的攻擊,髭切朝著對方的膝蓋,用拾起的膝丸大力揮刀——

 

「嘎啊啊啊——!」

踉蹌地倒在一旁,膝蓋骨被斬斷而痛不欲生。

「唉呀?衣服破破爛爛的了?」

髭切也成功觸發了真劍,察覺了自己的衣服之後也是覺得無所謂,果然是活的千年的從容。

「吶…」髭切將刀尖抵在側躺在地的可憐兒臉頰上,輕輕地劃了一刀傷痕,令其痛著緊咬嘴唇。

「想要找弟弟就不要到處亂跑,等著這一代的主人把你撿回家吧。」

 

扔下這句話後,髭切便把他扔在原地,走向膝丸。

「那麼弟弟,我們回去吧~」

抓著膝丸的後衣領,將他沿路拖回本丸。

「慢著,兄者我能自己走…兄者不要拖著我回去啊…兄者聽我說話啊啊啊!」

「嘛~這些都無所謂吧,哈哈~」

 

 

 

 


接下來R18部分請移駕=͟͟͞͞( •̀д•́)=͟͟͞͞( •̀д•́)=͟͟͞͞( •̀д•́)


http://paste.plurk.com/show/AWPC1g1EjoDBaqhWWweT/

评论(13)

热度(8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