雞♪大三忙碌到咳血時期

刀劍廚一枚(#)陰陽師努力中♡

髭切x膝丸 現代paro (1) 白色情人節

髭切x膝丸  現代paro (1)    兄弟 & 師生

 

髭切:

   25﹑26歲大學老師有點天然呆亦有腹黑(?)

   記得了長相記不起名字,整堂課更正名字就夠了(X

膝丸:

   21歲大三兄控髭切的學生之一成績好人緣好

   技能:知道兄者在哪裡(?)
   大眾時稱老師私下時稱兄者

鶯丸:

   老師一枚,擔任茶道社顧問

燭台切光忠:

   老師一枚,擔任烹飪課講師

時間:

   大學開學~白色情人節這段時間所發生的故事

 

以上,可以接受就繼續吧~

 

 

 

 

 

春暖花開的季節——

學生們沒有閒暇的時光可以慢慢欣賞春天的訊息,反而是忙碌地準備開學的事情;聽老師講課﹑社團招募﹑翹課(?)……學生應盡的事情都該做;

 

膝丸正在教室裡面,和其他同學們等著老師進教室授課。

“啊啊…開學了呢…”開學就不能像放假的時候那樣悠閒了,也不能成天膩在兄者身邊,稍微感到一絲落寞呢……。而且兄者也碩士畢業之後,也緩慢的悠哉地尋找著工作呢……說到兄者的個性啊,那樣子找的到工作我都要替雇主擔心了呢。

「唉……」

「吶吶聽說這堂課的老師是新進的呢~」  「是嗎~不知道長怎麼樣呢~」

悉悉窣窣的吵雜聲,那是班上同學們在猜測老師的長相與個性;不過這些都無法傳進膝丸的耳裡,畢竟現在內心充斥著對髭切的擔憂。

 

「好~大家快坐好~」

啊啊…現在連腦子裡都有兄者的聲線了呢,我到底是多麼戀慕兄者啊…

「呀好帥氣的老師!」 「明明就是很美的老師!」

啊啊…兄者也是又帥氣又美艷呢…

即使腦袋內都是兄者,但是既然老師來了也該把眼神移向講台方向了……

 

「あ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兄者!!!?」

眼前活生生的﹑著黑色襯衫的米白色頭髮的老師,怎麼會是髭切!?膝丸都嚇到站起來了,在全班坐定的教室裡格外明顯。

「嗯...不對,現在是老師唷~」髭切稍微思考了一下,便否定了膝丸對他的稱呼。

「欸欸老師和膝丸同學是兄弟嗎?」

「嗯,弟弟平時讓大家照顧了呢。」

髭切簡單的說了一下名字和交代完上課流程,便宣布下禮拜正式上課。

「那麼,這學期還請大家多多指教呢,肘丸也是。」

「是膝丸...」

 

下課鐘聲一響,髭切預備離開教室;原本女學生們要湊上前去纏著老師的,不料膝丸的機動更快,開玩笑!他可是源氏的重寶(X)極度重症兄控(O)啊!!便把髭切拉到樓梯口問話。

「兄者,請解釋清楚。」

「這是工作唷,工作~」

髭切樂樂的回答但膝丸真的開始擔心了...兄者這個個性真的會教書嗎?平常小事情都無所謂的兄者...重點是!現在可以在學校遇見兄者!這是何等幸福又難耐之事啊!

 

「髭切老師,可以告訴我們你的辦公室在哪裡嗎~」  「還有手機號碼~」

「哦呀~這可真是熱情的追求呢。」

「兄...不對,老師,學生知道這些是基本。」有事情聯絡老師,或者去辦公室問問題什麼的這都是必須的,但是這群女同學的口吻擺明是搭訕!

「嘛~那些事情,無所謂啦~」看吧兄者的個性毫不掩飾呈現啦 —— !!!

「現在嚴肅丸要來幫我整理辦公室呢,之後再說吧。」

「是膝丸,還有我可以自己走的。」

髭切拉著膝丸的手離開了人群,即使膝丸內心激昂不已但兄者身為老師...這樣有損形象建立吧!

 

輕輕甩開了髭切握住的手,便並肩的走在他身邊;膝丸沒有察覺到,髭切的眼睛有些不悅的瞇了瞇——

 

 

 

好不容易把辦公室整理完畢...才怪,教科書幾本而已,其他都是茶點啊兄者!

「嗯,拿來配茶真是適合呢。」這間辦公室內除了髭切老師之外,還有一位負責茶道社的老師:鶯丸。

「是吧是吧~也試試看這個。」

“這是什麼女孩子的茶會嗎!!!?”膝丸內心是這麼想的,無奈自己也因為來幫忙整理的理由而獲得甜點,實在說不出口...這樣的老師們真的沒問題嗎? 「說到甜食茶點,膝丸你不是有修燭台切的課嗎?」

「是的。」簡單扼要地回答,等待接下來的問題。

「燭台切?」

「燭台切光忠,是烹飪課的老師。」

「哦 ——」

「那麼,有說要做什麼嗎?」

「鶯丸老師您是想吃對吧?」

「哼哼...」鶯丸啜了一口茶,被拆穿了也沒辦法呢。

「似乎要先介紹廚房和整理,大概第三第四週開始實做。」膝丸將自己知道的事情老實告知。

「嗯...真是會挑時間呢。」 「是呢。」

「?」但是不解這兩位老師理解了什麼。

 

「那麼,我先告辭了。」門口微微敬禮之後,膝丸離開了辦公室。

「看來膝丸那孩子不太懂呢。」

「不過那個時候,不是應該男方回送女方嗎?」

「還真是刻板呢,現在年輕人沒有再管那些的。」

「嘛...無所謂啦,話說你時常提及的大包平呢?」

「說到大包平呀............」鶯丸一聽到老朋友的名字,便開始了與他的長篇故事論述。

“不該問的!!!”髭切只能在心裡後悔,雖然鶯丸的話沒有一個字傳達到耳朵裡;

 

盯著桌上的桌曆,數著倒數的日子 ——

 

 

 

轉眼間,那令人期待的日子即將到來。

這個禮拜學校充斥著甜甜的味道,無論是從家政教室還是人們的口吻,話題不離那個TA或者...學校的教師。

「吶吶你決定要給哪一位老師了嗎?」  「還沒耶,你呢~?」  「好難抉擇啊~」地方的男同學們表示難過。

「喂膝丸,你14號放學那天要不要和我們出去玩啊?」男同學們不甘示弱地約著朋友,揪團去當去死去死團。

「抱歉,那天兄者叮囑把行程排開。」

「啊...那就沒辦法了。」

「膝丸同學才不像你們那樣放學會鬼混的類型呢!」

「而且膝丸同學人好成績好,才不像你們這些單身狗呢!」

地方的男同學們重傷不治。

 

「吶吶,可以打擾一下膝丸同學嗎?」

「是?」

女同學們圍繞了自己的座位,提出了疑問:

「髭切老師比較喜歡甜的巧克力還是苦的呢?」

「巧克力...嗎?」

對兄者來說甜的都好呢,不過偶爾也是會吃些苦甜的菓子......果然還是回答甜的比較保險吧,但是問巧克力的口味做什麼?

「嗯!因為想在情人節的時候送給老師!」

其中一位女同學很興奮地說了出來,

啊...情人節嗎,說起來又快到了呢,去年也只是和兄者出去吃飯而已,這是女孩子們的情人節過節方式嗎?

「我想兄者還是喜歡甜的比較多。」

「哇~那我放心了!」  「燭台切老師的課的時候來做吧~」

女同學們熱烈地討論著,膝丸望著窗外想,他是否也要在課堂上做一些巧克力當作平時對兄者的感謝呢;雖然心意可能不只是單純的感謝,可是被誤會的話...會影響到兄者在學校的名聲啊!

「怎麼辦呢...」嘆了嘆口氣,憂愁著巧克力的種類。

 

到了當天,正好有燭台切的烹飪課 ——

燭台切放任每位心裡有底的同學自由創作,心中沒頭緒的同學們便和燭台切學習一種巧克力餅乾的作法。

膝丸也是被放任的一員,由於平時和鶯丸老師和燭台切老師很熟,一大早便在廚房把食材準備妥當了,接下來就是實作的部分了。

「好!要做的好才不會失了兄者的形象!」

兄控膝丸,出陣!(?)

 

先將基本的材料打發成蛋糕用的麵糊,再一一裝到紙模裡;中間各放著一顆冷凍過的巧克力,再填上麵糊,送入烤箱!

 

「哦,膝丸做的不錯嘛,形狀很帥氣。」

燭台切老師再蛋糕出爐時經過了旁邊,細瞧了一下便給予評價。

「謝謝老師稱讚,若不嫌棄的話要嘗嘗看嗎?」

「那還真是受寵若驚呢。」

「燭台切老師!也請嘗嘗看我的!」  「啊!好狡猾!老師也請幫我試試看味道!」

「哈哈,真困擾呢,膝丸整理好就先放到我的辦公桌上吧。」

燭台切老師還要幫其他同學試味道、調溫度,還是放在辦公室比較妥當吧。

 

『拿了一顆給了燭台切老師,鶯丸老師應該也想吃吧;記得老師和兄者這個時間都會不在的,偷偷放在桌上好了,等到放學再給兄者成品~』

鶯丸老師的成功放置,接下來是燭台切老師的,老師說放在桌上就可以了呢;手上拿著一顆小巧的杯子蛋糕,快步地走向燭台切的辦公室,將蛋糕放好在一堆巧克力山的旁邊後,迅速地回到教室。

 

若說動作為何要那麼快,那是因為怕被其他人看到導致自己的行為對兄者有所影響吧。一個男同學給了人氣老師巧克力,恐怕謠言傳不完呢;所幸一路上都沒有人.........

 

 

 

才怪,有個人恰巧就看見了 ——

 

 

 

「欸欸~髭切老師不在嗎?」  「鶯丸老師難道把髭切老師藏起來了嗎~」

「我才不會做那種麻煩事情呢。」

鶯丸在辦公室內喝著茶,門口一堆女同學想要將巧克力親手拿給老師。

「兄者不在啊...」路過的膝丸見狀,呢喃了幾句;眼看桌上還放著車鑰匙......。

 

「兄者 ——」  「哦呀,被找到了呢。」

打開了屋頂的門扉,果不其然的發現了髭切;髭切像隻慵懶的貓咪一樣,墊著外套沐浴在陽光下。

「很多同學要找兄者呢。」

「唔嗯,那種事情,無所謂~」

髭切起身伸伸懶腰,突然道:「弟弟唷,我想吃甜的~」

"那些女同學們就是要給你甜食啊兄者!!!"

「兄者,現在還是上班時間。」即使內心無限吐槽著,還是叮囑著自家哥哥要認真工作。

「噘。」兄者咂嘴了兄者咂嘴了啊啊啊兄者生氣了嗎不會吧吧吧吧吧!?

「...如果,如果兄者乖乖上完課,就讓兄者吃甜食。」

「好~」聽到甜食就這麼亢奮嗎兄者啊啊啊兄者聽話的模樣好可愛!!!

像個聽話的孩子,髭切踩著歡樂的步伐離開了屋頂...

 

露出了那隱藏的小虎牙,邪邪地笑 ——

「那麼,我就不客氣了~」

 

 

 

好不容易將兄者哄去工作,也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課時間。

"叮 ——叮 ——"下課鐘聲...

「弟弟唷~」髭切粗暴地打開了教室的門。

 

慢著兄者的機動哪有那麼快!!!此時膝丸的內心是這麼想的。

 

「走吧走吧~」

「等...東西還沒收好...」

髭切看了看所謂的還沒收好的東西,除了一些剛才用到的文具和課本,還有裏頭有著幾個精緻包裝的袋子。

「無所謂~等一下再回來拿吧~」

「等...至少這個要拿。」順利拿到了抽屜裡今天的成品,膝丸就這樣被拖著走了。

「髭切老師!請收...」  

「沒空。」

撇了一眼旁邊的女同學們,直接了當地打斷對話,離開了教室。

「老師可以這樣當嗎...」男同學們在議論紛紛之時,

「好帥呀 —————!!!」女同學們失心瘋的吼叫。

地方男同學們不解。

 

 

 

拉進了辦公室,鎖門。

「鶯丸老師呢?」原本想問問看口味合不合的...  

「回去了唷。」好啊弟弟...居然先關心的是茶丸嗎......

「那麼~甜食.........」  「這裡,給。」

髭切原本想伸手開始解膝丸的衣服,誰知道伸出的手被放上了一盒有重量的盒子。

「......這是?」有些不悅的盯著膝丸,我可是急著想把你吃抹乾淨啊,你給我這是......

「是今天做的小蛋糕,燭台切老師說為了應景,所以是巧克力口味。」

「這些,不都給了茶丸和蠟燭切了嗎?」

「被兄者看到了嗎...因為燭台切老師說............」

察覺到髭切的異狀,膝丸開始解釋清楚;給鶯丸是因為之前有提及、燭台切是因為當下無法收下只好放去辦公室,剩下的都是屬於髭切的份。

 

「這樣子啊...」

「兄者請嚐一些,說好的讓兄者吃甜食的。」

接過了膝丸手上的一顆蛋糕,咬了一口。

「哦呀?」咬了一口之後,巧克力內陷慢慢地流了出來,沾染了細長的手指。

「這是熔岩巧克力,應該要先和兄者說一下才對。」

膝丸伸手拉了拉髭切的手腕,伸出舌頭舔了舔沾在上頭的巧克力。

「弟弟的手藝很不錯唷。」

吃掉了一顆蛋糕,用手上殘餘的巧克力抹了抹膝丸的嘴唇。

「兄者......還生氣嗎?」

「怎麼會這麼問呢~」

「因為剛才兄者的臉......很可怕...」

髭切自己沒有察覺,但也覺得無所謂,輕輕地笑了一聲。

「因為巧克丸不給我情人節巧克力我很難過啊~」

「不是巧克丸,是膝丸......但是明目張膽的,會造成兄者的形象受損的。」

「嘛~那些都無所謂~」靠近了膝丸,舔了舔抹在他嘴唇上的巧克力,持續親吻著 —— 嘴裡流露的甜,除了巧克力的甜味,還有兄弟倆之間的情。

 

 

 

是啊,形象什麼的都無所謂吧.........只要弟弟眼裡有我、心裡有我,那樣就夠了呢。

 

待續。

 

 

分隔分隔(っ・Д・)っ(っ・Д・)っ(っ・Д・)っ

很無恥的拉燈了(被打死#

這次待續是真的!是真的!是真的!(゚∀。)(這臉#

等小雞學校忙完之後慢慢補坑(ゝ∀・)

((謎之音:你只會更忙你不會空閒的。

你說什麼我都聽不見看不見(つд⊂)

祝福大家白色情人節被閃到眼瞎(X

评论(4)

热度(64)